免费起名网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风水专区 > 风水书籍 >

《青乌序》原文及其白话注释

时间:2016-08-30 22:00 来源:cdqmw.com
青乌序
         《青乌序》简介: 赖布衣,名赖文俊,自号布衣,生于两宋年间,乃江西省定南县人。赖布衣所著《青乌序》,其文实是对前贤的《青乌经》作出解注与发挥。传说《青乌序》在脱稿完成后,就被南华帝君的使者白猿取走。

         赖布衣名赖文俊自号布衣生于两宋年间,乃江西省定南县人。赖布衣所著《青乌序》,其文实是对前贤的《青乌经》作出解注与发挥。传说《青乌序》在脱稿完成后,就被南华帝君的使者白猿取走。经一百多年后,由白猿传给了的刘基(刘伯温)。刘伯温凭它辅佐朱元璋,成就了明朝帝业。赖布衣后来看破红尘,遁隐山林而不知所终。
  方框文字是原《青乌经》经文,其余为赖布衣《青乌序》的注释。
先生汉时人,精地理阴阳之术,而史失其名。晋郭氏《葬书》引经曰为证者,即此是也。先生之言简而严、约而当,诚后世阴阳之祖书也。郭氏引《经》不全在此书,其文字面不全。岂《经》年代久远,脱落遗佚欤?亦未可得而知也。
  盘古浑沦,气萌太朴;分阴分阳,为清为浊。
  生老病死,谁实主之?
  气结昆仑,形像质朴。既分南北,则南龙阳而清,北龙阴而浊。有始必有终,有行必有止。始而复终,止而又行,实昆仑主之也。
  无其始也,无其议焉。不能无也,吉凶形焉。
  曷如其无,何恶于有?藏于杳冥,实关休咎。
  以言谕之,似是若非。其于末也,一无外此。
  其若可忽,何假于予?
  辞之庬矣,理无越斯。
  若言气不于所主之山而来,则此穴或成或否,亦不可得而议也。气必有所来,而不能无。此穴吉凶之所形,亦彼之贯也,方言其有。
  曷如入穴之止,求其中之有无也。有无藏在杳冥微茫不可见,实关得穴与不得穴之休咎。
  若可以明言谕人,则又恐泄前定之机;而似是若非,于其终也考验愚俗。不可与言,一无外此。
  若可以言忽其世人,则天之以此知惠我者,必将以觉后人。既不觉后人,何假于予哉?
  欲再言其所以,重言此术之不可轻泄也。
  山川融结,峙流不绝。双眸若无,乌乎其别?
  山峙有天心至于山间,川流自交合至于水口,皆融成穴。双眸附近之眉毛眼睫为上面之印证,所以别其真穴也。
  福厚之地,雍容不迫。四合周顾,辨其主客。
  明堂宽大,气势不局促,四山皆合,如宾主揖逊,尊卑定序也。
  山欲其凝,水欲其澄。
  山来水回,逼贵丰财;山止水流,虏王囚侯。
  旧注:山本乎静,欲其动;水本乎动,欲其静。
  逼贵者,贵来速也;丰财者,财积之厚也。此山来水回之效也。
  势位之隆,无如王者而为之所虏;爵位之高,无如公侯而为之所囚。此山止水流之应也。
  山顿水曲,子孙千亿。山走水直,从人寄食。
  水过东西,财宝无穷。三横四直,官职弥崇。
  九曲委蛇,准拟沙堤。重重交锁,极品官资。
  旧注:从人寄食,言为人之佣奴也。沙堤者,言宰相出,必筑沙为堤,冀无崎岖以碍车轮也。
  后人因之,以沙堤为宰相故事耳。
  气乘风散,脉遇水止。藏隐蜿蜒,富贵之地。
  知其所散,故官不出。就其所止,裁穴有定。
  回山藏隐,如蜿蜒然,乃富贵之地。璞引《经》云:界水则止,其一也。
  不畜之穴,是谓腐骨。不及之穴,主人绝灭。
  腾漏之穴,翻棺败椁。背囚之穴,寒泉滴沥。
  其为可畏,可不慎乎?
  旧注:不畜者,言山之无包藏也;不及者,言山之无朝对也;腾漏者,言其空缺;背囚者,言其幽阴。
  此等之穴俱不可葬也。
  百年幻化,离形归真。精神入门,骨骸反根。吉气感应,鬼神及人。
  人死形脱,离而化为土,真气归本,精神聚于坟。墓中受生气荫枯骨则吉。人祥之气与穴气相感应,积祯祥以及子孙也。郭氏引《经》曰:鬼神及人,宗其类耳。
  东山吐焰,西山起云。穴吉而温,富贵绵延。其或反是,子孙孤贫。
  阴阳配合,水火交媾,二气郁蒸而成穴,故吉而温,子孙富贵长久也。不能如是,不可谓穴。
  童断与石、过独逼侧,能生新凶,能消已福。
  旧注:不生草木曰童,崩陷坑堑曰断。童山无衣,断山无气;石则土不滋,过则势不住;独山则无雌雄,逼山则无明堂,侧山则斜欹而不正。
  犯此七者,能生新凶,能消已受之福。郭氏引《经》证而特言五者,亦是节文之义也。逼侧在五不葬之中。
  贵气相资,本源不脱。前后区卫,有主有客。
  旧注:本源不脱者,以气相连相接也。有主有客,以区穴之前后有卫护也。
  水流不行,外狭内阔。
  大地平洋,杳茫莫测;沼沚池湖,真龙憩息。
  情当内求,慎勿外觅。形势弯趋,生享用福。
  旧注:凡平洋大地,无左右龙虎者,但遇池湖便可扦穴。情当内求者,以池湖为明堂,则水行不流而生享福也。
  势止形昂,前涧后冈,位至侯王;
  形止势缩,前案回曲,金谷碧玉。
  势止形昂是龙来结穴,三五融结将来,所以为大也。前涧后冈则止也。又曰形昂,言气之盛也。
  形止势缩是龙不来正结,特因形止而就,便包裹结倒,所以为次焉。又曰:言气象之局促也。前案回曲,宾主浅深,不过金谷之富而已。
  山随水着,迢迢来路,挹而注之,穴须回顾。
  山因水激而成穴,是来路之长回头顾,朝水而作穴也。
  天光下临,百川同归;真龙所泊,孰辨元微?
  天心平正,真龙真穴;万水同归,一源交合;此其所以有元微!
  虾蟆老蚌,市井人烟;隐隐隆隆,孰探其源?
  堆堆块块如虾蟆老蚌,而市井平原之气脉,似有而无,显而隐、隐而显,此其为本原也。
  若乃
  断而后续,去而复留,奇形异相,千金难求。
  折藕贯丝,真机莫落。临穴坦然,形难扪度。
  障空补缺,天造地设。留与至人,前贤难说。
  旧注:谓富地利害轻重,人得而识之。贵地所系大造化,不令人识。唯众人所不喜,则为大贵之地。使人俱识之,则家家稷契,人人夔皋,无是理也。奇形异状,所以千金难求。留与至人,先贤所难说也。
  断续去留、折藕贯丝,是探本源;奇形异相、真机难摸,且看元微。要障空补缺,是真穴到处或有空缺,又外生一峰以障蔽之,乃天地安排至人,先贤所以难说也。
  草木郁茂,吉气相随。内外表里,或然或为。
  生气充备亦一验也。或本来空缺通风,今有草木郁茂遮其不足,不觉空缺,故生气自然。草木充塞,又自人为。
  三冈全气,八方会势。前遮后拥,诸祥毕至。
  旧注:气全则龙势不脱,势会则山水有情。前遮则有客情,后拥则有主情。所以,诸福毕至也。
  地贵平夷,土贵有支。穴取安止,水取迢递。
  旧注:安止则穴无险巇,迢递则水有源流。
  向定阴阳,切莫乖戾。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  旧注:阴阳多以左右取穴。左则为阳穴,右则为阴穴。
  择术之善,建都立县。一或非宜,立主贫贱。
  旧注:葬得其地利则吉;失其地利,则贫贱随之。
  公侯之地,龙马腾起;面对玉圭,小而首锐;更遇本方,不学而至。
  本方或正面或左右而匀停,或本皆有用之方。又曰:如马山要在南方。
  宰相之地,绣墩伊迩;大水洋朝,无极之贵;空阔平夷,生气秀丽。
  绣墩言前山圆峰端正,又有大江洋朝,则贵无极也。
  外台之地,捍门高峙;屯军排衙,周回数里。
  笔大横椽,足判生死;此昂彼低,诚难推拟。
  旧注:捍门、旗山,取其耸拔;屯军踏节、排衙迎送,贵其周遮。
  右畔有横山,列在低处,则为判生死笔;须是穴正,昂然独尊。不然,则为暗刀山也。故曰难拟。
  官贵之地,文笔插耳,鱼袋双连。
  庚金之位,南火东木,北水鄙枝。
  两圆峰相连,一大一小谓之鱼袋。
  庚金取其圆活,出贵也。若尖尾象火,主医巫。长瘦象木,轻薄。□□象水,出淫荡杂技也。
  地有佳气,随土所生;山有吉气,因方而止。
  气之聚者,以土沃而佳;山之美者,以气止而吉。自王公而官贵,虽以前山取象,必有气之佳吉,如此方可。指山而言也。
  文士之地,笔尖而细。诸水不随,虚驰名誉。
  此笔不及外台判生死之笔也;侍卫不随人,爵位之卑也。故气之佳吉不如前,虚驰名誉而已。
  大富之地,圆峰金柜。贝宝沓来,如川之至。
  小秀清贵,圆重富厚。
  旧注:“如川之至,言庆之速也。”
  贫贱之地,乱如散钱。达人大观,如示诸指。
  脉理散乱,无的定之穴。注云:山沙散乱,朝对不明。
  幽阴之宫,神灵所主。
  旧注:吉地有神主之,不轻与人。
  葬不斩草,名曰盗葬。
  斩草开地之日,以酒奠地神,然后以草斩三断。不然,则为盗葬矣。
  葬及祖坟,殃及子孙。
  言不可于祖坟畔侵葬。福未及,祸先至矣。
  一坟荣盛,十坟孤贫。
  旧注:点穴如灼艾焉。一穴既真,诸穴虚闲。
  穴吉葬凶,与弃尸同。阴阳合符,天地交通。
  郭氏《葬经》,引此以证甚明。
  内气萌生,外气成形。内外相乘,风水自成。
  察以眼界,会以情性。若能悟此,天下横行。
  内气萌生,言穴暖而生万物也。外气成形,言山川融结而成形像也。
  生气萌于内,形象成于外,实相乘也。
  察以眼界,形之于外,今皆可见之。至于会以情性,非上智不能言也。眼界之所聚,情性之所止,势所大小,无穴不然,苟能通之,蛮貊之邦行。

微信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

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,欢迎移至上方按钮打赏瓷都起名网

(责任编辑:www.cdqmw.com)